本文充斥純個人情緒化文字,內容不免偏頗,點閱者請多多包涵。


每天的新閒中都少不了殺人、被殺,真的以為自己麻木了,但前天臺大教授被減刑毒犯活活打死幾已讓人抓狂,今天的一連串新聞更讓麻木的心如波濤起伏。

心痛。

十七歲少年以兩年前預先買下的開山刀,在父親睡覺時殺死父親,然後再冷靜地携刀自首。讀完報導,我的第一個動作竟是含淚拍腿大呼:殺得好!

子女沒有選擇父母的權利。被動生存於世,父母卻成了未成年子女的惡夢。該殺!

想想看,多少父母虐待、強暴親生子女,法律拿這些禽獸不如的人們又如何了?親情早失,只因再也受不了乾脆一了百了就成了弒父凶手。那父親死得倒快活,是被迫弒父的少年倒了八輩子霉投胎到這種男人家為子!

再來,被性侵的女子自殺。

性侵的新閒我一向不看不聽,因為,一位曾與我十分親密的曾遭受此惡運。

那是個氣質、外貌出眾的女孩。高中時就讀臺北某女中,是儀隊隊員。考上理想大學、再讀碩士班、跟學長戀愛、結婚。有天晚上外出時她被強暴了。我永遠忘不了她平靜的語氣:「事後我一直發抖一直發抖,晚上不能睡覺,白天草木皆兵……」

她從未掉的眼淚,那天我為她放肄地哭了出來。

強暴,簡單的兩個字。男人為逞個人性滿足,毁的豈止是一個小女孩或大女生?所有跟她有關的親友感同身受,人人承受惡夢,一年又一年,永遠醒不來。

強暴犯豈是那麽輕易可被原諒的!不可能的。

有些父母和強暴犯同罪,該死!該死!

相關新聞:

【聯合報╱記者唐秀麗/嘉義市報導】2007.07.27 03:24 am

嘉義市十七歲林姓少年昨天凌晨打工返家後,涉嫌持開山刀,將在二樓熟睡的父親砍死。他行兇前,擔心弱智母親受到驚嚇,特意叫醒母親到樓下關門,待母親離開才動手;他智障的哥哥在父親身旁熟睡,渾然未覺。

林姓少年父親(五十一歲)的頸部幾乎被砍斷,他行凶打一一○自首,再一手持刀,一手持手機,走到一樓門口等員警;口中還喃喃地說:「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讓家裡好過。」

林姓少年告訴警方,他看不慣父親常年在外不顧家,回家就是要錢,還欠了大筆債務。他擔心一家賴以棲身的老屋被父親拍賣才起意行兇,兩年前就買了開山刀藏放。

警方調查,林姓少年出自弱勢家庭,父親有竊盜、恐嚇等前科,是列管慣竊,母親及哥哥智障。

林姓少年國中畢業後,到麵包店當學徒,四處打零工貼補家計;沒有工作時,就幫七十七歲的祖父拾荒。

警方調查,林姓少年的父親九年前出獄後,游手好閒不理家務,多數時間不在家,每半年或一年才偶爾回家幾天。

林姓少年供稱,父親從沒有扶養弱智母親、智障胞兄等一家七人,還欠下一屁股債,賭博、卡債、連房子都拿去借貸。每次回來就有人上門討債,弱智的母親與妹妹很害怕,祖父也擔憂房子被拍賣,曾私下向他訴苦。

林姓少年說,只有把父親的問題「解決」,才能讓家人安心。兩年前的六月,他先在住家附近夜市買了開山刀,磨利後藏在房間臥室衣櫃。

昨天凌晨三時卅分,他從打工的貨運行下班返家,經過母親與哥哥的臥室時,發現父親返家睡覺,遂故意叫醒母親要她到樓下關門,先把母親支開。但重度智障的哥哥熟睡叫不醒,他快步走入自己臥室取出開山刀,折回母親臥室,朝熟睡的父親頸部猛砍兩刀,鮮血噴濺到他身上衣褲。

林姓少年的祖父聽到房間有異響,起床查看,赫然見到兒子死在血泊中,孫子拿著開山刀,全身是血呆立一旁。林姓少年的妹妹打一一九求救,已回天乏術。

嘉義市警局接獲林姓少年自首電話時,一度以為只是平常家暴案,趕到現場發現是殺父命案,當場將林姓少年逮捕,查扣開山刀等證物。

嘉義地檢署檢察官侯德人昨天上午會同法醫相驗,林姓少年的父親右頸部被砍兩刀,幾乎被砍斷,死狀極慘。警方下午依殺人罪嫌將林姓少年移送少年法庭,裁定收容。

—。—。—

弒父案》撿破爛、打零工 鄰居眼裡他乖巧

【聯合報╱記者唐秀麗/嘉義市報導】2007.07.27 03:24 am

「只有這款辦法,才能讓家裡好過。」涉嫌殺死父親的十七歲林姓少年,昨天警訊時多次向員警說,「只有殺了父親,阿公才不會那麼辛苦。」員警對他竟毫無悔意,感到不可思議。

林姓少年的祖父不斷掩面哭泣說:「哪ㄟ按呢、天公伯…」他說,他曾追問孫子「為什麼殺死父親?」但孫子不發一語。

林姓少年的大姊,平時在台北賣衣服,昨天清晨趕回家裡,哭著向鄰居說「我們靠撿破爛,父親很少回家…弟弟殺了人,但他很乖…,太突然了。」

林姓少年去年國中畢業,為幫忙家計,到麵包店當過學徒,並四處打零工,多數時間幫忙祖父拾荒。

林姓少年下個月滿十八歲。昨天被捕後,表現異常冷靜。他向警方表示,「早就想把那個人幹掉,只有殺了他,才能解決問題。」承辦員警不禁冒冷汗。

林姓少年說:「我沒有這款父親。」從小到大父親沒有養過他,在外面混日子,放下一家子給阿公養。一回家就是向阿公要錢;他不忍心看到阿公那麼辛苦,與父親一見面就吵架。

他說,父親除了賭博欠債,還欠了大筆卡債,連汽車也拿去抵押。債主最近三天兩頭到家裡來找阿公要錢,阿公告訴他「可能連厝都會被敗掉,全家人沒地方住了。」

昨天凌晨他上大夜班返家時,看到父親、母親、智障胞兄同睡一房,認為是最好的時機,將弱智母親支開後下手。被移送少年法庭後,面對法官訊問殺父動機,他坦承「我殺死父親,因為爸爸不養我,我看到父親讓阿公很辛苦,一定要殺了他。」

【記者唐秀麗/嘉義市報導】「悲哀啦!」嘉義市十七歲少年涉嫌弒父,鄰居感慨說,林姓少年平時乖巧有禮貌,想不到竟然會殺父。鄰居表示,林姓少年的祖父有兩個兒子,長子多年前被人殺害,沒想到次子又被孫子殺害。

警方調查,林家是中低收入戶,家中經濟來源主要靠林姓少年祖父的中低收入戶津貼每月六千元,加上重度智障哥哥每月殘障津貼四千元。

警方說,林姓少年有一個十三歲的妹妹,母親弱智沒有工作能力。林姓少年的姊姊在台北擺攤賣衣。

—。—。—

被性侵的女性自殺案沒什麽好重複的。女人命賤。這種事,自己不死,法官也不會判強暴的男人死罪。公平?得了吧!

20070727

全站熱搜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