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釘子』在今年初“終於”退休成功。知道我一人在紐西蘭,立刻訂機票、收拾行李,帶著只學一堂課的中國笛、織毛線工具和毛線、文房四寶風塵僕僕而來,與我為伴一個月。

趕上了遲來遲不走的紐西蘭黃金之夏,每年出國旅遊的『釘子』,對“出去走走”興趣不大,數間斗室,即為黃金女郎之天堂!

天堂中的日子,在某天兩人對坐專心十字繡時,『釘子』憂心忡忡地吐露出她一直以來的隱憂:「妳一人住這裡,生病怎麼辦?有小偷來怎麼辦?這裡治安好不好?」

「生病?小病一直有,大病回台治。小偷?頭一年倒霉,遭遇過一次,以後則沒再遇到了,治安還算好——跟台灣比是天堂啦!這兒小偷也挺懶的,妳要“故意”門窗大開,他也免不了“順便” 進屋拿幾樣啦!」

「對了,我記得在台灣時妳家也遭過小偷,當時妳還把小偷嚇跑了——那時我還想,妳真勇敢呢,一個人就趕跑了小偷!」

ㄟ~~她不提,我都忘了自己曾有過這麼段“英勇”事跡……

「啊呀,對對對,我記起來了,那時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怕,只想到家裡上有一個老人家,下有兩個念小學的兒子——我一個也損失不起!」

是呀,女人哪裡是真的很強,沒聽過“弱者女人,為母則強?”,再說公公原就不是強壯型的男人,他要逞強跑出來,萬一有個閃失,我可免不了會背上千古罵名……確定家中進來個竊賊後,當時腦中這樣的念頭一起,接下來的所有一切行動都是本能了!

話說那大約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時,我還“年輕”,正是一朵花的年齡,老公剛加薪不久,心想,孩子慢慢大了,讓兩個即將進入少年期的男孩,同擠在小小公寓中的小小房間中,有些不忍,算算薪水加賣掉公寓,大概免強可換個別墅來住……嗯,就這麼決定吧!

買賣並裝潢房子等瑣碎事,是一連串的惡夢!

一切惡夢過去,塵埃落定。老公不在家,我帶著兒子搬進新家,公公不久後也跟著搬過來,我還照著別人教的拜了土地公和四方神明保佑我家大小,以為就此可安居樂業了,隨後才知,大大不然哪!!

新房子處處新鮮事,母子三人過得挺樂的。但,正因是新房子,新社區,這意味著——住戶不多!

住戶不多沒關係,左右有鄰居也就安心了……不!我們住尾間雙併,對面、隔壁都是空屋,右邊還是大片收割後的空地。害我天天擔心居家安全問題!

世間事就是如此——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擔心多了,擔心的事也會成真——您猜的沒錯,我家夜裡趁暗來了不速之客!

—。—。—

那夜星月無蹤,冬日的冰冷寒氣由大房子四下絲絲沁入,還真是個只適合縮進被窩呼呼大睡的好時刻。而我,晚上卻因喝多了茶,怎麼也睡不著——醉茶啦……

百般無奈地,雙手由熱被窩中小心翼翼伸出,取過桌頭小說——我記得是黑柳徹子的書。記得,是因為太好笑,一時不察,“忘了”睡覺這檔子事!

由睡不著到忘了睡,直到遠處野狗狂吠擾人地傳來,驀然驚醒,伸頭看看小鬧鐘——快三點啦!老天啊,如此不懂自制……趕緊關燈,把雙手放進正當位置——被窩中,閉上眼,“輕柔地” 自我催眠:我很睏了,很睏,很睏,我要睡了……就在這時,我聽到了“異聲”!

異聲者,奇怪的聲音也!

我想,任何人在熟悉的家中,都不會喜歡聽到不熟悉的奇怪聲音,特別是「奇怪的」聲音,出現在絕對不該出現的夜間!

是什麼?有賊?

這是第一個跳進腦袋中的想法!但接下來的舉動,則全屬本能,所以,您放過我,別問我——妳為啥這麼做?為啥那麼做……

打開燈、穿上厚棉睡袍、套上拖鞋,我開了臥室門,抬手按下由四樓頂垂到一樓的樓梯間燈串,伸頭由三樓“極目”望下望……沒,啥也沒,聲音也沒了!

安心的爬回被窩,關上燈,全部入睡準備動作還沒完成,異聲又起。嗯,不可能是一樓,前後門窗都關得緊緊的。而且,剛才“伸頭”看過,沒“看到”異狀。危險,該是來自加蓋的頂樓!

頂樓放儲水桶的地方是可啟開式的隔間,而且跟隔壁空屋的三樓頂,只要破開一片瓦棉就可直接爬過來,踩著檢查儲水桶的木梯輕易登堂入室——搬入後,這是一直令我不安的死角!

於是,我再度打開樓梯間燈串,上頂樓打開所有的燈巡視一遍,並把木梯搬開——但我仍未想到要到一樓去查看。認知中,夜賊應該都“不敢”由前門正門進入的,我確信!

再度把自己在被窩中安頓好,這會兒,可感到累了,也睏了……睡意朦朧中,又聞異聲!

這次,我不動了,把自己清空,我仔細傾聽!

沒錯,清晰有條理的各式輕微踫撞、開關抽屜、移動物件……唏唏嗦嗦聲音,由一樓、二樓、就要到我獨居的三樓來了。幸好,兒子們和公公從無失眠問題,些微異聲應不致“吵”醒他們。

慶幸之餘,心中開始千迴百轉的湧上各種念頭!

已過子夜的稀少住戶社區,如果不是驚天動地的巨響,很可能發揮不了守望相助的功能。公公平時膽子就不大,而且他是長輩,絕不能出事——這是腦中第一時間跑出來的“注意事項”!

再來,匆匆考慮到:兩個兒子只是小學生,就算想幫忙捉賊,也是心有餘力不足,萬一來敵武裝齊全……不,不行,絕不行,絕不能讓他們出房門!

想到兒子可能會出什麼事,腦海中自動上演著全本社會版新聞!

憂慮,使我腦細胞活躍異常,加速度運作——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流之輩,這時能做什麼?敵人不是已兵臨城下,根本已潛入腹地,而且敵暗我明,又不能搖白旗喊叫:投降投降……種種不利因素全在我方,能做的只有想辦法嚇走他!

怎麼嚇?要出其不意,一舉嚇退他!

怎麼做?

這時,我已聽見來人潛入隔壁為婆婆準備的房間。由不得我再周詳地計劃什麼了!隔壁是空房間,往右看是書房,只要他進入書房,再往右看就是與我房間相通的浴室,兩步通過浴室,一推開門就是我床側。

如果他由這途徑來,我死路一條——不費吹灰之力他就可撲到床上壓住我,再以刀要挾(如果他有刀)……

我悄悄摸到檯燈的旋轉開關,併息等著並祈禱這是個笨賊——見房內無人就退出,千萬別繞到書房去!

等待的時間,每一秒都像是一小時……

終於,藉著遠處傳來的微弱光線,我微抬著頭,“看”見門鈕被緩緩轉動,接著,一條人影“咻”地,迅速竄到離門只兩三步的床尾蹲下。真要命!他若摸到床頭,我仍是死路一條呀,這時,微弱的手電筒光線在床尾閃了閃——可能是被舖在哪兒的羊毛皮嚇了一跳,想察看腳下是什麼吧……

就是現在!

捏得冒汗的旋轉鈕,在瞬間被我轉到最強!

倏如其來的強光,讓床尾的不速之客如有武功般,在我眼皮子底下瞬間失去蹤影……在這同時,我跳下床——絕不能讓他抓到兒子當人質!

我開始使出神力,一邊拚死命發出“淒厲”的吼叫“啊~~”“ 有賊”~~,一邊用盡全力一遍遍摔門,期望這一招能嚇破他膽,快點逃之夭夭!

跟著,我快速往摟下衝——嚇不退他,老娘可打算拚命了!

衝下二樓見兒子門站在房門口,我嚇得怒吼:「回房!關上門!」

老二乖乖這回他房間,老大衝到我前面,三步“跳”下摟。樓下無人!

我站在鎖得好好的前門發呆,弄不清怎麼回事…

「媽,小偷從這跑了!」老大在我後面喊!

「別吵!」我怒道!還是弄不清這混蛋怎麼進來的!

「媽,這邊有血,後面鐵門是開的!」兒子又叫!

「什麼?」我往餐廳走去。餐廳旁是喝茶的地方,上有一小窗——兒童都爬不進的小窗,而且加了鋁格窗,現在被拉開了,而地上有幾滴血!

小偷怎麼進屋的?由後面收割後的稻田翻過矮牆進入放洗衣機的半坪大小空地,爬上洗衣機,撬開一絲防盜窗爬進……笨賊還受了傷!

當晚,鄰居被我的摔門和戰吼,全驚醒跑來了。有人光著腳,有人拿著球棒,七嘴八舌地重覆談論著由我強自鎮靜的口中所吐露的“退賊”經過。警察來了,做了問答,並好心建議我養隻狗……

鄰居在洗衣機旁找到了用電線捆紮得漂亮又結實的飯鍋、錄影機、兒子們由老爸得來的禮物——新力牌隨身聽,並代警察追問我還有什麼不見了!?

我眨眼四顧……

「媽,電視機不見了!」老大提醒我。

啊,放電視機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

「妳看對面空屋的騎摟下一堆東西,是不是妳們家的?」劉奶奶好心告訴我。

好傢伙!

我檢視著鄰居們幫我搬回來的東西——若非這笨賊貪心,他本來真可謂大有收穫:「這也太離譜了!他是準備把我家東西搬到他家跟誰享受來著?」我皺眉道:「我看他是打算邊用“我的”錄影機放“我的”錄影帶看,邊用“我的”音響放上“我的”錄音帶聽音樂,再把“我”電鍋中的剩飯吃了,拿“我的”茶杯用“我的”熱水瓶沖“我的”茶葉……他*※﹪的!」

哈哈大笑中,鄰居一哄而散!

這次,笨賊拿走的只有一個皮夾,這皮夾中雖只有現金一仟多,但汽機車駕照、行照和身份証,卻足足讓我跑了兩天監理所和戶政事務所!

當時妳難道不怕?很多人都這麼問。

不,一點也不怕,我做的是本能的事!

但腎上腺素消褪後呢?

事後,趁天還未亮,打算小睡一下,爬進被窩,閉上眼……我立刻又睜開眼——地震!

不,不是地震,被窩中的我,全身四肢如打擺子般抖個不停……

(完)

04/04/2003 NZ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