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愛把個性固執守舊的人稱做老古板。很悲哀,雙十年華時的墨綠不止是老古板,還是個有嚴重處女心結的老古板。

這全要怪我的損友筑筑,她是個有著明眸大眼、櫻桃小口、水嫩粉膚加巴掌小臉的楊貴妃。

五官漂亮也就算了,筑筑還聲若銀鈴輕擊,同時活潑能言善舞。別看她身材豐腴,跳起舞來身盈盈似柔若無骨。當年純情當道的大男生碰上她,被她眼波一飄或銀鈴一敲,神智不清下少有全身而退的。

這樣的妖孽,一放到外面花花世界難免會四處招蜂引蝶,偏偏她是我從十二歲認識後就成了知已的至交好友。花兒輕佻雖無意,蜂蝶驚艷卻自來。可憐身為她好友,我從二八年華開始就像看門狗似的,虎視眈眈盯緊每一隻「疑似」別有用心的蜂蝶。

我得說句公道話,筑筑早熟,她其實是個狠角色,那用得著我狗拿耗子?但她也有弱點——甜言蜜語和成熟型男人是她死穴,特易上勾。喏,所以她每交一次男朋友,我細胞就死一堆啊。

我怎麼會回想起自己當看門狗的難堪往事的?

之前我不是寫了篇「
瓜田李下」,其中曾提到我為了打工曾借用筑筑男朋友當騎士載我嗎。這個當完兵才考上大學跟我們同窗的「大」男生,就是筑筑喜歡,我很討厭的甜言蜜語加成熟型男人。他還有雙桃花眼,從來都是嘴角叼根煙要笑不笑的瞇著眼色迷迷地斜視你。噁。

總之,他話雖不多但出口必色,很配他給人的色色感覺。我給他取名yellow,yellow不把我當回事,欣然接受我的輕蔑。

(以上為20歲的我看男人的角度,60歲的我已調整退到了不思議底線。)

我討厭yellow還有個主因——他處心積慮想把筑筑變成他名符其實的女人。

筑筑不笨,她也了解對有經驗的男人來說,她的處女身正是吸引他的原因之一,一旦被破了身,新鮮感沒了,她也沒價值了。但她愛yellow,生怕兩人單獨在一起會抵擋不住誘惑,所以每回以研究功課為名去yellow家,她一定邀我同行。

聰明的決定。

事實証明筑筑在yellow面前完全失去抵抗力。

光是為了把我支開,yellow用盡了方法:讓我跟他可愛的侄子玩;我抱著小娃娃叫他去用力敲叔叔反鎖的門。兩次,兩次都是隔了好一陣子門才打開。沒笑容的yellow和牀上尬尷整衣不敢看我的小羔羊……切!

Yellow還用過美男計(這是我跟老公聊天,他聽了yellow的作風後所下的結論)。他的死黨有次去他家做客。那天,我盯筑筑他盯我。隔了幾天yellow交給我一封厚到不行的信。

沒錯,「情」書。

我沒見過情書長什麼樣,但回家拆開信一看……我的媽呀,嚇死人。十一張十行紙,密密麻麻寫滿了什麼仰慕啦、一見傾心啦,連他在衡陽路開店和祖宗八代都寫了。記得當時我絲毫沒有臉心跳的少女竊喜,我嚇壞了。

我承受不起如此來勢洶洶的「示愛」。封好信,第二天迫不及待地請求yellow幫忙退回。什麼婉轉的話都沒,夠驢。

「人家恨死妳了,想找個男人把妳弄開,誰知妳這麼不上道。」老公嘲笑我。

Yellow後來以讓在他家租屋的女生懷孕背叛了筑筑。那個女生很厲害,拒絕墮胎,把事情鬧得好大好大,逼得yellow非娶她不可。

是我的老古板害她失戀的嗎?情傷的筑筑搖頭:「他被陷害了。那女生看準了yellow家有錢,耍賤招。幸好妳每次都護住了我,否則我成了什麼?」

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回想那時的筑筑:蒼白的臉和兩隻強忍住盈眶淚水的大眼;我不確定自己的老古板價值觀是否「害」了她。

我真的不確定。

20060406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