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在《師說》中一開頭就說:「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今天突然想到這段話,是因為近中午時接到一通非常意外的電話。

「老師,妳絕對猜不出我是誰。」劈頭就是熱情的腔調。喔,這是來自過去的聲音;很久以前的過去——三十多年前,我曾在雲林縣海邊的臺西國中教過四年國文。

在這短短四年國中教學生涯中,我仍記得許多事。尤其是這一班女生我由國一帶她們到國三畢業,中間因分班還加入了不少男生。憑著年輕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熱情幹勁,我在這一班傾注了全部心力傳道、受業、解惑。

因為認真、因為急於將白紙般的鄉下孩子們國文程度拉起來,我的事前準備做足,每天讀買來的「古文虛字應用」,還想盡辦法讓他們減少錯別字應用……

啊,所謂教學相長呀,我在教學生的同時,我自己也在成長呢。那短短的幾年是我至今人生最有成就感而愉快的一段日子,每一張小臉的片段,都經常會由記憶深處跳躍而出。我,怎會忘記三十多年前的那些純樸孩子們呢。

透過電話筒,我聽不出打電話過來的是誰。我猜,我們從沒電話交談過。直到她報出姓名,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勾起了我許許多多的回憶。啊,我記得她。瘦瘦怯怯,非常容易緊張的一個小女生影子,一下子將三十年的距離擠掉,鮮活地重現我眼前。

我們聊了很久。她一再表示感激,說她以前最愛上我的國文課,每天都好期待。說我教每一新課文之前都會先講一些好聽故事……

「老師,妳一定不記得了。」現在50歲的「老」學生不減興奮道:「我分不清ㄧ和ㄩ的音,妳聽不懂我的問題,結果花了好幾堂課把ㄅㄆㄇㄈ從頭教起,要我們注意容易咬字不清的音。妳國語發音很標準,教得清楚,我到現在跟別人講話,很多人都聽不出我是臺灣人,這都要謝謝老師。」

虛榮一下吧。這種話,要我聽一百遍我也不嫌煩,呵。

我記得教這班孩子注音符號的往事。學生們不好意思重讀小一的玩意兒,但我偏要她們開口大聲念出來,還不死心地拚命糾正她們奇怪的錯誤音調。那時還有其他國文老師笑我在當小學老師咧。

我的企圖心不小,除了希望我的學生能說一口標準國語,我還希望他們改掉恐怖的錯別字、能寫起碼的作文、注意儀容以及能態度大方的跟陌生人交談。

我教的是當年小小國中的次好班,除了少數可能回家幫父母種田、養蚵,絕大數都將離鄉外出就業。我最擔心的就是這些善良卻膽小的孩子們,一旦進了大都市的就業市場後,有需要時會如何開口表達自己的立場。因此,我想了個辦法訓練這些純樸的孩子們。

要說的事很多,且容我下回分解。

(待續)

20070902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