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好歹,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為:不能辨別好壞。指人糊塗,不知事情的是非或輕重

這麼淺顯易懂的行為解釋,想必連小學生都沒辦法說出「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而這幾天,我們很訝異地發現居然真的有不知好歹的人;而且是成年人。

因為滿討厭看社會和政治新聞,關於受刑人特赦這件事,我不是很了解。印象中,通常好像有啥國恩家慶的特別日子,會有特赦這種事。這回是為了什麼來個大特赦,一口氣放了大批好不容易才抓起來關進牢裡的人?但這個政府做了太多奇怪的事,我也就把這勞什子特赦的玩意兒沒放在心上;麻木了啦。

直到電視播報員這兩天高分貝的重複著某毒犯一出獄就吸毒慶祝,一死一送醫。然後又有什麼大搖大擺到警局找當初送他進牢獄的警察算帳的蠢蛋,在太歲地盤上叫囂耍老大,結果沒享受自由就又回籠了。

實在說,這會兒我心裡還挺同情警察大人的。好不容把壞蛋抓了立功,這一放,又得花好大力氣去抓回來,滿累的。當然,也許大特赦的用意之一就是讓警察忙碌一下可以拿獎金;凸顯中華民國的警力的能力,也說不定。

喔,別扯遠了。

重點是大家都知道自由是很可貴的。

我們膽小怕事的人,心中再怎麽想耍狠來個遺臭萬年,每天的每天還是只能乖乖地做個一品良民,因為做牢可絕不是件好玩的事呀。先別說前陣子那位顧人怨的希爾頓大小姐哭哭啼啼入獄的事,人家還是享有特權住單人套房的喔。那又怎樣?坐牢就是坐牢,吃喝拉撤睡全在那小框框中。此套房非希爾頓大飯店套房,想坐馬桶回應大自然的呼喚還得擔心有人看、有人拍照哩。

但我們放出來的這些人可不是希爾頓小姐,可是沒特權住單人房的。犯人全睡在大房間;跟難民營一樣。又熱又臭,有的還得擔心被強暴(真的有耶。因被欺侮而患憂鬱症想自殺的犯人,被報導出來了)。

做壞事被關了起來,失去了自由和尊嚴。現在有這機會離開,偏自作孽,這不是不知好歹是什麼?

目前讓記者忙得個不亦樂的幾個蠢蛋都是毒犯。毒,不管買或賣,都不可能是「一念之差」。我們走路不小心,掉下深淵只要一霎,但若想往上爬出來,不止得手脚並用,還得動腦子思考如何爬上去的腳能站穩,如何別再失足。這是千辛萬苦的事呀

唾手得之的機會刻意搞砸;自甘墮落,莫過於此。將這些廢物放出來,不能稱之為善。

笨。

20070718

看了以下新聞,深感放出來的這些廢物比起這隻大象,說是廢物還抬舉了他們;很多廢物是可以再回收利用的,這些人,活著到底做什麼?

人類,是最可怕的生物!

大象吸毒兩年 意志戒癮成名

中緬邊境的非法走私販象者,為了方便驅使野生大象,竟把香蕉沾上毒品讓大象上癮後便於指揮。亞洲公象「大哥」就是個受害者,毒癮犯時,它變成瘋象拚命想吸毒。所幸經海南專家協助戒毒,兩年後「大哥」憑藉自身毅力,成為戒毒英雄即將重返故鄉雲南西雙版納。

雲南《生活新報》報導,二○○五年四月,「大哥」原本是一頭威風凜凜的帶頭象,帶領著五頭亞洲象生活在中緬邊境。幾名不法分子為了非法販賣大象到中國內地,竟然給「大哥」餵食塗抹毒品的香蕉。結果一個月後「大哥」就染上毒癮,毒癮犯時「大哥」就像吸毒的人一樣,精神萎靡,身體抽搐,「眼淚、鼻涕嘩啦啦地流,見人就攻擊」。

不法分子就是利用沾上毒品的香蕉驅使「大哥」,其他象群只能跟著走。當雲南森林警察抓獲走私者並截獲象群時,毒癮發作的「大哥」甚至要攻擊人。當時它身後的象群只剩四頭,一頭象在走失時遭民眾打死。

警察初見「大哥」毒癮發作時一頭霧水,只見它不停流鼻涕、掉眼淚,還大聲吼叫試圖狂奔。一名嫌犯向警察說,「大象是毒癮犯了,必須馬上給它吃點毒品,不然等下它肯定得攻擊人」。

雲南野生動物園工作人員為了解救這些可憐的大象,二○○五底他們把包括「大哥」在內的五頭吸毒大象送到海南省熱帶野生動植物園戒毒。

海南省熱帶野生動植物園許主任表示,園裏特別從海南省戒毒中心請來專家,參考獸醫的意見後,幾名專家決定採用人類戒毒的方法給大象戒毒,也就是採用「鹽酸美沙酮片」。

大象最難過的是脫毒階段,這個階段用了近三個月的時間。雖然工作人員每天大劑量的用藥,但畢竟從來沒給動物用藥,剛開始有點無法把握,大象經常被毒癮折磨得像瘋了一般,獸醫是通過吹管注射的。其後是康復階段,接近一年的時間才完成。

海南省熱帶野生動植物園陳獸醫說,大象是很聰明的動物,到了戒毒後期,偶爾犯毒癮時,只是非常痛苦地低吟,很少掙脫鐵鏈。

海南省熱帶野生動植物園專家總結說,「大象戒毒成功,一半是靠藥物,另一半卻是靠自己的意志。『大哥』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英雄象了,很多遊客還特意來看它。」

全站熱搜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