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接到好友Grace電話
她知我明天將陪父親回山東老家
特地來電祝我一路順風
還有
希望老爺返鄉定居順利愉快

有的事很奇怪
很多時候我們很難察覺自已的心情
但在跟朋友聊天時
會像剝洋葱似的
由一來一往對談中
不知不覺一層層剝到了最深處
痛感直擊心底
這才驀然驚覺辣出淚水的並非洋葱心
從剝下第一層開始那水氣早已堆積潛伏著

好友pwipwi在我的日記「餞別」曾留言道
——不知怎的,妳寫老爺的生離比寫姥姥的死別更讓我動容
當時我並無所感
今天跟Grace聊天
說到父親近兩夜睡夢中會大叫
昨夜尤其嚴重
她滿心不捨道
——應該會吧。想想他心中那麼多事,白天不知道自已在煩惱,睡夢中就不知不覺釋放出來了吧。

確實。

想想
老而喪偶、由居住近六十年的土地連根拔除返鄉定居
雖無少小離家老大回的傷感
但幾十年來累積的有形、無形包衭
小至碗盤大至家俱、家族
東西都老了、舊了、泛黃、破損了、分散了
可那一樣不是深藏著回憶在裡面
現在得將歷年收集的包袂一件件丟棄
口中還得強作豁達
——看誰要給誰,沒人要,就都丟了吧……

這件件丟的是破舊老東西
更是幾十年的生命、呼吸和回憶呀
不捨
不捨
再不捨也得捨
這種心事誰受得了
睡夢中怎會不大叫

兒女孫輩都是他養大帶大的
這一回去
重逢之期難定
定居彼岸
跟兒孫的磨合順利度如何?
存款和退休金該如何處份才不會害了那邊又能給自已留個後路
心事重重呀心事重重

想到一個老人心中有如許多掙扎
卻必需獨自努力找出口
真教人難過

父親果堅強又有靱性的人
我相信在那邊住定後他又是硬漢一個
回鄉是他考慮又考慮後的結果
我必須對他的決定有信心
我必須

20060809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