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二十多年前家中裝了電話,最近幾年又發明了手機,我好像幾百年都沒接到老公的信了。

電話很好,相隔不管多遠,都可以按幾個數字,立刻跟想念的人通話,可謂十分方便。但它也有缺點。一、通話費太貴。二、一言不和易摔電話……

信件好處多多,唯一缺點就是慢。家中若真有急事,沒電話,光急都急出病來。最近家中無啥緊急事件,老婆我又住在天堂中。所以,最近一次通話,我報告我家老爺子:「我真的沒事呀~~巴拿馬是個什麼地方?我打臺灣,打美國,半小時不超過十元紐幣,為何打巴拿馬卻要六、七十元紐幣?嚇死人!」

雖然老公是那種——一見不到妳就會雞婆操心到妳瘋掉的人,每到一個地方就要打電話來問東問西。這會兒,也有點受不了這不合理的通話費了。

所以,今天,我收到了一封上貼巴拿馬郵票,蓋著巴拿馬郵戳的信件。

此信,有如書解「巴拿馬」。信中並詳列他到港時間,以利我記誦下回他可能打電話的時刻。(這對我很難,我跟數字乃天敵。時間,亦屬數字……)

老公是行動派的人,坐不住,要他寫點兒什麼,不如求他去修理東西來得快。念書時國文成績雖好,但作文和信件都是四平八穩,不若他的冷笑話,還常可搏人一笑。所以,我想,他這封珍貴的信件,內容充滿了導遊味道,挺值得我賢惠一下,一字字照抄,以茲留念。

—。—。—

老公
每次要你把航行中點滴寫下,你總將推拖精神發揮到極致。我想,若等你來寫回憶錄,乃遙遙無期之事,不若為妻我幫你點小忙,抄下你來信即可。
甭謝我。呵呵,夫妻嘛。
老婆

【附:有“利用”價值的來信非常態。請勿太期待。】

20030927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