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無名小站的「月世界」,看到一篇站長月亮小姐所寫十分有意思的文章:虛偽意思表示—乾妹妹。月亮把法律條文拿出來詳細剖析了一下「乾妹妹」被扭曲濫用到了何等地步。

這引發了我許多有關「乾…什麼的」聯想。

有關最早的跟「乾……什麼的」有關之回憶是發生在鄰居媽媽身上的「乾兒子」事件醜聞。我那時還小,大約初中吧,這等事在那純樸的年代是天塌了般的大事;大人們都是躲著我們小孩子偷偷談論的。但小孩子不小心東聽一點西聽一點的,拼拼湊湊,整個事件的原形也就顯形個七、八分了。

由於這是真實事件,我姑且叫這位鄰居媽媽為A阿姨吧。A阿姨比她先生A伯伯「看起來」小很多,很會打扮。那個大家都窮、穿著樸素的年代,A媽媽總是看起來時髦又漂亮。正是愛做夢年紀的小女生我,還蠻喜歡她的。

有天下午放學路經A媽媽家,聽見不常在家的A伯伯和A媽媽用類似殺豬拔毛的吼叫聲在吵架,間或還夾雜著A媽媽的尖聲哭叫。沒多久我就拚出故事來了——A媽媽認了個二十郎噹的小伙子做乾兒子,這天被一向忙碌的A伯伯無意間「捉姦在床」。大戰於是爆發!

不知是不甘還是怎地,後來A伯伯也認了乾女兒,還不止一個,然後夜路走多了,被A媽媽也是在床上逮到

A男和A女後來離婚了。

這事在我青春期是頂級地震,震得我此後對一切的「乾……什麼的」都未知其詳就先持不以為然態度。

在我念高中時,大家流行交筆友,男生就常用「乾妹妹」這招撤除女生防備。我們班上女生,多數全身而退,有一個則嫁給了乾哥哥遠赴印尼,下場很慘。而我這個為很多人捉刀寫信的超自然派,居然最後也掉落到成為人家乾妹妹的下場。

我們沒見過面,也沒通過電話(那時家中沒裝電話),他要我叫他二哥。二哥大我八歲,一手好文筆、好字。我沒哥哥,倒是真喜歡有這個從不提見面的乾哥哥。

後來我現在的老公成了他大學學弟。巧吧?

很多年後我才知道心懷不軌的老公曾跑去跟「學長」說了些什麼,然後,我再也沒收到過二哥的信。又過了好多年我移民紐西蘭,居然跟二哥住一城市。二哥真心把我當妹妹;二嫂呢,一定也跟我一樣是對「乾……的」心存疑問,有一陣子她不大跟我說話。現在我們則是好姐妹。

待我嫁人,公公二度就業時認了個乾女兒。婆婆和兩個小姑是反感至極,說「兩個女兒還不夠,認什麼乾女兒……」云云。

啊,對了,天生愛照顧人的老公也認過乾妹妹。他的乾妹妹畢業時嫁給了他的死黨好友。進入中年後兩個兒子都大了,他在國外認了個乾女兒。兒子們和我見了照片後都很不屑;幫父親在餐館工作的普通女孩。我們要這麼大的妹妹、女兒做什麼——還住國外哩,疏遠著呢。我母子三人自此裝沒這回事。

大兒子念高職時才開始抽條,一夜間由小矮胖成了身高177的小帥哥。防微杜漸,我一開始就對這個一副挑花臉的兒子下達禁令:不准給我弄什麼姐姐妹妹的,否則你小心點。他唯唯諾諾地很像回事。

有天我接到一通電話:「我找某某某。」是個年輕妹妹的聲音。

沒有招呼語、沒自我介紹、沒說來意。無禮至極!

「請問妳那裡找?」我很客氣。

「噢,我是某某某的妹妹。」

怪了,我什麼時候生的女兒?「某某某有好多姐姐妹妹,請問妳是第幾號的?」

「啊,我是某某某同一學校的。」

還是沒重點。「他現在不在家,我要跟他說誰找他?」

「不在喔,那算了!」砰,那頭掛了電話。

這種阿里不達的「乾……的」,聽說大兒子在沒禿頭肥肚前,很多。

我知道有男生說過「乾妹妹」是送禮自用兩相宜。缺德喔。見了月亮為的這篇文章,我總算稍稍了解「乾……的」,這意思表達不明、意圖曖昧的名詞,還真正令人玩味呢。

20050526

月世界↓
http://www.wretch.cc/blog/moonworld 

此篇瀏覽次數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