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發病次數日增,我的電話費也日增。不安心,就會打電話給Frank,明知沒用,還是想親耳聽聽母親近況。為此,Frank應我要求加入MSN,可是他一被電召,我上線見不到他,又會胡思亂想——他一定又被叫去了,媽不知不怎麼了……。所以,百忙中,他仍會寫信給我,讓我了解一二。

母親發病時(上廁所或被迫害妄想),所有動作都是在她完全無知的情況下進行。因而坐馬桶一兩小時,進出廁所頻繁到立刻出來立刻進去的地步。可是她居然沒叫腰痛或喊累。

怎麼可能?正常人都要累壞了!可見她體力一定消耗得很厲害。

發病時,她胃口一定消失,吃東西得Frank連哄帶騙。體力快速消失、吃得少,稍一正常就累得直昏睡。現在走路她都有點走不動了。

想到她還要Frank帶她逃難,走兩步就驚恐地回頭看父親有無“追過來”,渾身繃得緊緊的,更是消耗體力。

這樣的母親。

不知還有多少日子可撐!?

我,天天都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而我大弟Frank除了不能工作,隨時接電話就跑去。每天一大早還得買了菜送過去,陪二老坐坐喝杯茶。

他左右為難。留在哪,父親有個說話的人,但母親“很可能”會見了他就犯「被害症」。至少,母親沒見到兒女對尤妮她還知道「求救無用」,經尤妮安撫,“可能”就“回過神”來了。

不過去父親那邊,有什麼狀況都怕來不及。而父親是坐不住的人,老想外出,只留尤妮和母親,想來就讓人怕。

父親現在也已成了問題製造者,常說些傷了孩子的話而不知。我不願多說父親是非,他老了,腦子又開過刀。他的言行他自身也無能為力。只有我們妥協的份。

特別是,「我的靈魂迷路了」當初(去年三、四月)是兒子巴斯鼓勵我,盡量在照顧姥姥之餘,記錄一下病況,讓多數不知「老人失智」是怎麼回事的人了解一二,我才在不管多累的情況下,都詳細記錄病情。

而以母親今日的狀況,句點,是否不遠了?

200310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