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十年前吧?我一向不大強壯的“嬌軀”,斷斷續續向我發出不明原因的訊息——常頭暈,想睡、紅衛兵遲了十天……

說原因不明,那是因為當時並不清楚——這些徵兆也是早發性更年期障礙的徵兆。而懷兩個兒子時,就曾頭暈、想睡、疲倦。那時,腦子蹦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完蛋了,大事不妙!”

我該不會是“有”了吧?

孩子都上學後,我一人坐著胡思亂想。會嗎?我的經期從來也沒準過,可能不是。但也可能是,頭暈、想睡、疲倦,很像耶!

就這麼自問自答,忐忑不安的又過了四、五天,愈想愈不對勁。萬一真的有了,那可該如何是好?四十多歲了,一切又得重新來過嗎?我,行嗎?然後就開始編起連續劇,為自已描繪出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中、晚年生活……

不行!當晚兩個兒子陸續回家後,我開始試問:「寶貝,媽“好像”懷孕了耶,這麼老了,不知道該不該生下來。」

兄弟倆瞠目結舌瞪著我。

我分析了一下可能有的未來狀況:「媽這麼老了,照我的運氣,就算是生,一定“又”是男生。男孩子皮不好帶,媽又經不得累,六十歲時來應付一個叛逆小子,大概也是心有餘力不足了,我跟你們商量一下:如果眼前你倆肯幫小寶寶洗澡帶他玩,以後肯幫我管教,甚至如果他有出息,你們幫他出國留學,那我就生。否則,不管我多怕痛,我得去拿掉……」

兩人沒說話。

這就跟新爹聽到老婆“通知”要當爸爸了的狀況差不了多少——得給他們時間消化、吸收、再反應。

第二天,兄弟倆先後找我面談。

哥哥直接到廚房:「媽,我跟妳說,妳要是生個小弟弟,我可絕不管他。但妳若生個妹妹,我一定幫到底,她的將來我也會幫妳跟爸守護得好好的,妳放心。」

聽起來就讓人不放心。妹妹疼,弟弟死活不管,這算什麼?

而弟弟呢?弟弟請我到客廳坐下“談談”。非常嚴肅認真的說:「媽,妳知道嗎?我們學校曾放映過一部紀錄片“無聲的吶喊”。這是部墮胎影片(註),嬰兒在母體內被凌遲、掙扎的過程有多麼可怕慘忍,有多可憐,妳看了絕對受不了,連美國最頑強的女權運動人士看了以後,“墮胎合法”都叫不出來了。如果真的有了,妳生下來,我會盡量幫妳,別去拿掉,對妳身體也不好的。」

那時如果我家老爺子在身邊,絕對會被我“吼”死的。他不在,惶惶不安的自憐了半天,懷著深深的不安入夢。

次日與鄰居年輕媽媽談及我的苦惱,她一臉不解:「不確定?妳沒去西藥房去買驗孕劑測一下?」

咦?老天,我真的沒想到耶。趕緊去買了一劑回來,仔細看了說明,一步步照著做,然後等……

結果是——沒事兒。暗笑自己神經病,此事就此丟到一邊。

殊料時隔多日,哥哥又殺進廚房,半期待半關懷的問道:「媽,我妹妹呢?」

啥?「啊,沒了,我的紅衛兵遲到了。」

「什麼?」哥哥氣壞了:「害我天天想我妹妹如何如何……不管,賠我妹妹來!」

啊!?……

這以後,好長一段時間,哥哥是一想到就嘀咕什麼“賠他妹妹……”,

我才想老天幫了我個大忙哩。果若真有了,不幸又生個兒子,那有我現在“吃飽等死”的日子呢!?

(註;弟弟讀教會學校,天主教禁止墮胎我曉得,但不知一般國中有沒有放映這紀錄片?好像一般國中更需要此類教育?)

20020125初稿
20040312修改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