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6 Tue 2012 23:43
  • 置頂 相親

   星期六下午兩點,楊家客廳。

「怡然,等下品安要去相親。」

「相親?」張怡然往自己房間走的腳步一頓,回頭看著坐在客廳神情顯得有些侷促不安的婆婆半刻,修整完美的秀眉一揚嘆口氣緩緩踅回坐到老人家面前。

耐著性子,張怡然語氣堅定地輕柔道:「媽,這問題我們不是已經達成共識了嗎?我跟品凡的收入只會愈來愈高;品安不必嫁人,即使您和爸二位不在了,我們也會養她一輩子。我們養得起,品安不必——」

「怡然?」不同的兩扇門同時打開,門後各伸出兩張一胖一瘦笑臉,然後抱著胖娃娃的胖女郎呵笑著迎上來:「今天不加班喔……來,」低頭將胖娃娃抱高:「媽咪呦,媽咪回家囉。」

怡然抱過娃娃,笑臉柔和下來猛嗅兒子:「嗯,好香……妳給洗好澡了。」

「對呀,妳可以跟寶貝兒子睡個午覺喔。」說完,胖女郎就待回房。

怡然猛地想起方才的話題,笑容一收:「等一下,楊品安。」轉身把十月大兒子放到瘦高男人懷裡:「你陪兒子去睡午覺。」

「怡然,」瞄一眼不安的母親,男人隔著兒子小腦袋親一下老婆臉順勢耳語:「別為難媽,對方是她許久不見的老同學,推不掉的。嗯?」

「不要。我絕不要品安再去受相親的屈辱。」推老公進房,怡然拉著依然笑咪咪的胖女郎重新落座:「媽,品安已經知道了嗎?」

「知道什麼?相親嗎?」胖女郎的笑容有一霎帶些困惑,接著又恢復甜美笑容:「我知道呀,三點半下午茶。我已經換好衣服了。」扯扯褲裝上衣衣襬,跟孩子似的想尋求認可。

怡然側臉看著由國一相交至今的好友,看著看著,眼中泛起水霧……努力吞下哽塞深呼吸一下,自覺冷靜幹練的商場女強人又回來了才對胖女郎一笑:「這套衣服很好看。」

169公分85公斤的女人穿什麼會好看?天知道這胖女人五年前可是巫女面孔魔鬼身材的天之嬌女呀!

握緊胖女郎肉肉的手,怡然回頭直視婆婆誠摯道:「媽,品安是品凡最疼的妹妹,是我最好的朋友。您認識我那麼久了,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過?我們倆會照顧她一輩子的,我發誓。不要讓她再去相親了,一再被拒絕被羞辱,品安不該受這種委屈。」

「我沒關係呀,」品安笑容燦爛:「我們要去一家新開的餐廳喔,媽說那家甜點很棒,等我吃出了味道就回來做給妳吃。」

「喔……品安,品安……」怡然抱住好友泫然:「妳記得把我推到妳回國的哥哥懷裡、妳記得爸媽、記得我是妳好朋友……為什麼其他的妳卻——」推開好友,怡然指尖輕捺一下眼角再對婆婆道:「對方知道品安的問題嗎?」

「我全說了。」品安的媽有些不解:「我們昨天偶爾踫到相約今天中午吃飯,邊吃邊聊到品安,她還滿臉同情跟著我一起唉聲嘆氣,也沒多說什麼。我才剛到家她就來電話說她兒子32歲了還沒結婚,要不要喝個下午茶一起見個面。」

「32歲還沒結婚?」怡然全身警鈴大作:「什麼樣的男人?」

「嗯……」品安的媽有些扭捏:「外表長相嘛,我那朋友都這年紀了還看來長得不錯,兒子應該也不醜吧?聽說在美國念完碩士考了什麼執照,年收入很高。回來度假看看父母還會回去。」

「媽,」怡然瞪大了眼:「您眼睛不看我——那男人,那男人有什麼問題?」

「這……」

—.—

星期六下午兩點半,蕭家客廳。

「宗耀啊,」蕭太太重新化了妝又鄭重地換上正式場合才穿的旗袍,這會兒憂心忡忡地看著神色自若的兒子:「現在通知人家咱們不去還來得及,媽不怕丟臉的。」

低頭整理領帶的蕭宗耀抬頭訝然看向母親。這一眼,一向敏感的他看出了老媽深深的不安。安撫地對她微笑:「說好了要去呀,等我把領帶打好就走。」搖搖頭他誇張地嘆口氣:「怪怪,十多年沒回來,台北變得我一點也不認識了。呵呵,還真像女大十八變呢。」

不理兒子閒扯淡,蕭媽媽不死心:「相親這種事可是以婚姻為前題的約會呀,你從來沒相親過,沒必要冒險出洋相嘛。」眉頭一皺:「我還是不懂。剛才回來我跟你聊和老同學吃午餐,你還一副應付我的嘴臉,怎麼突然你就興致勃勃地說什麼見面、相親的。我們是怎麼談到這上面的?」

「妳覺得我們不相配嗎?」蕭宗耀打好了領帶扶正後,指尖推一下眼鏡正視母親淡然道:「看看我,媽。以前我不想婚姻的事,因為我可以照顧自己,我不需要委屈自己找不適合的女人。但相個親又什麼不好?或許這女人就是我命定的另一半。人生嘛,什麼事都沒個準的,妳就別想太多了。」

「宗耀,」蕭媽媽欲言又止,張嘴、閉嘴了幾次,終於忍不住道:「剛才媽沒講;我這老同學的女兒好像有點問題。」用右手食指在太陽穴旁虛畫兩圈,表示對方有問題的地方是腦袋。

聞言,蕭宗耀一怔。

「媽,」半響,他認真求証:「妳看我有沒有說錯:妳這位老同學當年嫁給姓楊的飛官,他們跟長輩同住在臨沂街,家裡有兄妹兩人小學都跟我同校。」

「是沒錯。」蕭太太點頭:「哥哥服完兵役就出國念書,中間回來休假時娶了妹妹的好朋友,後來……後來妹妹有次由公園階梯摔下,後腦杓摔了個大包,可是過了一星期突然就昏迷不醒,這一睡竟睡了兩年——」

蕭宗耀有一霎臉色蒼白急忙打斷母親:「她現在還好嗎?能走路嗎?」

蕭太太嘆了口長長的氣:「我同學說她女兒三年前醒來後,先是記憶錯亂,然後時而像成年人般聰明時而像兩、三歲小孩般幼稚。因為一用腦子就頭痛,她變得不能做看書之類費腦筋的事。唉——」再嘆了口氣才嘟噥道:「也不知哪根神經摔斷了,從來不進廚房的女孩竟成了做菜天才,外頭的菜餚和糕點,不太複雜的她幾乎都複製得出來。然後——你看。」

蕭宗耀拿起母親放在桌上的照片。

這是張全家福照片。慈祥的一對年長男女坐著,一對俊男美女站在後排,美女身邊……美女身邊……宗耀抖著角嘴,覺得喉頭的笑意就快衝出來了。

嘆口氣,蕭太太苦笑道:「胖得不像話是罷?聽說五年前她是超級辣妹呢。這是我同學剛去照相館拿回來的,說是昨天她女兒生日……反正她送我做紀念啦。」

宗耀瞪著照片中抱著胖娃娃的胖女郎——笑容燦爛的高大胖女郎。「哈哈哈哈……」他的笑聲終於壓抑不住衝出喉嚨。

「宗耀……宗耀?」蕭媽媽花容失色:「媽可以自己去,沒關係的,我只——」

「媽。」蕭宗耀抓過腿邊拐杖熟稔地撐起身子,以不失優雅的姿式,從容地移動不太自然的雙腿緩緩走向門口,回頭道:「走呀,該去赴約了。」

蕭太太眨巴著眼看著兒子背影。那麼輕鬆又陽光的笑容……她沒見過。

這個特立獨行又聰明寡言的兒子,是怎麼了?

—.—

星期六下午三點半,中山北路「山」咖啡。

「這邊。」品安媽媽進門後視線稍一掃,指著門右邊並對著跟她微笑招手的女人回以笑容率先走過去。

怡然牽著品安手緊跟在後。婆婆要她保証不「鬧場」才勉強同意她跟來。開什麼玩笑,如果覺得品安「被欺侮」了,她一定第一時間把她帶回家。太不可靠了!竟要寶貝女兒跟雙腿殘障的男人相親。品安只是腦袋瓜子摔亂了,再怎麼樣,甜美善良的她也不必屈就亂七八糟的婚姻。

然後,怡然的視線接觸到一雙鏡片後的銳利眸子,在她一怔間,那雙眸子對著她身邊的品安綻開了溫暖的笑意。

怡然有一霎失了神。老天,這種充滿智慧的銳利眼神和溫暖笑容……這,這正是她當初被品凡吸引的特質呀。握著肉肉的柔軟「小」手,怡然決定靜觀其變。

蕭宗耀支著枴杖有禮地撐起不算高的身子,眉眼帶笑地微一躬身沉穩道:「我是蕭宗耀。三位女士,請坐。」

「品安,妳沒見過這位蕭先生。」品安媽幫女兒介紹:「他跟妳同一小學畢業的喔,說不定妳們小時候見過呢。」

「蕭先生。」品安在這節骨眼變得有節有禮,伸出右手微笑道:「幸會。我是楊品安。」

蕭宗耀握住高大胖女郎的手咧嘴而笑,「我們小時候是見過。」鬆開手,他示意胖女郎坐下。

品安笑咪咪地正想坐下,視線落到枴杖上眨了眨眼有些困惑:「你腳壞了嗎?」像對小孩般皺眉責備道:「是不是你不乖被爸爸打斷了腿。」

蕭宗耀呵笑道:「不是被爸爸打的。小時候不乖被汽車壓斷了。」

「喔。」品安點點頭坐下:「好可憐。我也是。不乖,摔到頭了。」視線落到櫃檯玻璃櫃中的糕點眼一亮:「怡然,怡然,妳看。藍色的蛋糕,藍色的。」眨眨眼,她語氣正常:「怡然,我叫那客藍色的。味道如果不錯回去我做妳吃。」想到了什麼,她好奇地問對面男人:「蕭先生喜歡甜點嗎?」

「喜歡。」蕭宗耀笑著點頭。

「我也是。」品安笑咪咪道:「所以每次被怡然罵吃得像貢豬,呵呵。」

「不會呀,妳小時候就長這樣,妳都沒變呢?」宗耀依然專注地對品安溫暖笑著:「只是妳小時候比較凶。」

「你在說什麼?」怡然訝然瞪視蕭宗耀:「我從國中一年級便認識品安,她一直是超級大美女。高中有了魔鬼身材搭配她的妖婦臉開始,更是走過之處便留下一地破碎的心。她什麼時候胖過?」愈說愈不快:「本來我不想拿出來的……這樣講品安,我要帶她回家去。」由皮包中拿出一張照片「砰」地放在桌上:「這是真正的楊品安。醫生說有可能她某天會恢復正常。品安我們回家。」

蕭宗耀不甚感興趣的瞄了一眼桌面上艷女照片,從容不迫地由西裝上衣裡袋掏出皮夾淡淡地道:「這樣,我也不得不把我的私家寶貝公開了。」

一直啞然無語的男女主角母親和怡然視線,不由自由落到桌上泛黃兩吋大頭照。品安母親先拿起來看:「呀,」她輕聲驚呼:「是品安小時候嘛。」

「我看。」怡然搶過皮夾:「騙人!」她死瞪著照片中梳兩條粗辮子的胖丫頭:「我怎麼不認識這個品安。」

「呵呵,」品安媽笑道:「這丫頭是小學一畢業就開始抽條,一路長個兒不長肉,直到高中才停止。她小學六年都是胖丫頭,那時妳們還不認得彼此呢。不過,」品安媽有些不解:「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

「楊品安給的啊。」品安低頭專心小口小口吃著藍色的蛋糕,沒接著蕭宗耀投過來的歡喜目光,其他三人可看得一清二楚。

「我小時頑皮,不看交通號誌衝到街上被汽車撞倒,兩條腿一條壓碎一條斷掉。」蕭宗耀自在地對三個聽眾講古:「念小學時我常被欺侮,五年級時我在品安隔壁班,她人高馬大,救了我好幾次呢。小六時我爸有個外調機會,覺得美國對我這樣的孩子可能較公平便答應了公司。這張大頭照是出國前我跟楊品安要的。她是我的寶馬公主。」說完他又笑著看回吃紅色蛋糕的胖女郎。

「對了,」蕭宗耀收起笑容:「我現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財務助理,待遇不錯。我有車有屋有保險還有兩份可靠的基金,我會做中國菜,有一星期一次的鐘點女傭。現在,可以讓我和楊品安獨處嗎?我會送她回家。」

老小三個女人聽著他一連串沒空隙的獨白,好一會兒只能無言地眨巴著眼。怡然拿起皮包跟男主角點點頭,扶起含笑的婆婆和抿嘴微笑的蕭太太,三人沒說話默默離去

「咦?怡然呢?」品安好不容易吃完蛋糕抬頭一看:「媽咪呢?」

「有事先走了。」蕭宗耀微笑:「放心,我會送妳回家。」

「噢。」品安的注意力移到了桌上小照片,檢起來打量:「啊,這小胖妹跟我長得好像。」

「是呀,一模一樣。」宗耀瞇眼看著小照片後他看了千百遍的一行小字;稚拙的筆跡寫著——勿忘影中人。

「沒有……」宗耀抬眼欣賞著眼前可愛胖女郎喃道:「我從來沒忘記過。」

(全文完)

20060630
20120626修改

《backpacker1947-darkgreen原創小說,嚴禁轉貼,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