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剪貼簿。這是民國71年的文章。)

在我念小學還是初中的時候(大約民國48~51年左右),——半世紀以前的事,這也記不得了,那也忘了,但記得中央日報曾經有過一次關於讀者剪貼簿的展覽。報上還登了些照片,顯示那些剪貼簿主人是多麼的用心和講究,非常吸引人。

老媽和我都好欣賞那篇報導,還說:「我們也來做自己的剪貼簿吧。」

在那個物資和資訊都不發達的年代,剪貼簿「應該」是什麼樣?該如何做?想找人請教,可大家連日子都過得苦哈哈的了,誰理你這些不能當飯吃的玩意兒呀。缺什麼東西就自己做個克難代用品將就著用吧。

我的第一本剪貼簿便是把喜歡的文章直接剪下貼到作文簿上完成的。

初中時的作文簿有A4那麼大,那時的中副文章排版多數呈不大整齊的長方形或易剪貼排列的條塊型,因為字都像螞蟻那麼大,經常整篇貼下去,大小剛好差不多。有多出來的,在次頁黏好再放個長方形短文也就看來滿順眼了。

前幾年意外發現那本剪貼簿居然還夾在書叢中,真格地令人喜出望外。細讀當年喜愛的文章,隔了幾十年那些文章給我的感動竟絲毫未減。那是中副的鼎盛期,佳作迭見,不因時間退色,不知這些作者今安在否?

以前的作文是用毛筆寫,作文簿紙張便用的是寫大小楷書法的雙面細薄紙,根本不適合剪貼。發黃變脆的紙張承載著半世紀的文字情感,已是老朽不堪負重,我又花了好多時間將脆弱的簿紙轉存到紙夾中,能保存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可能是那次剪貼簿展覽迴響太好,中央日報社見機體貼的推出一橫一直兩種空白剪貼簿。深藍布面精裝外殼、米黃紙張、細黑繩束起。母親問我要不要,要喔。我可愛的老媽竟由有限的家用中硬擠出閒錢訂購了四本。

老媽閒來搜集剪貼她喜愛的社論、盆栽養植和文章。我則以副刊為主,還到處尋找美麗的圖片,自已做編輯做純個人化的剪貼簿。

念書時我的剪貼工具是剪刀、紅原子筆、長尺、漂亮的餅乾大鐵盒和漿糊。紅原子筆先在想剪的文章用尺直直劃好線作記號,剪下的文章,大的先貼好,無處安排的先放在鐵盒中留待後用。

等婚後孩子開始上學,我又重拾剪貼,這次剪貼的是聯合報副刊和繽紛版,偶爾也會貼有趣或感人的新聞。適其時也,他們一再改版,由字小文長到字大文短,我得買大本的速描剪貼簿來貼報紙一整塊的文章。我的剪貼簿因而見証了聯合報副刊的變遷——由讀後心中飽足到看不懂。不知有多少年時間,看聯副一直是種對自身文化水準自信的摧殘。

自從學會上網後,我日漸減少剪貼報紙。現在有了布落格更是滿足了我編輯美化版面的慾望。偶爾買份報紙見到心動的文章,依舊老習慣不改,就是想找剪刀剪下來。會不會再剪貼報紙了?再說吧。

200508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Thelma
  • 姨有沒有發現,<br />
    隨著網路資訊越來越發達,<br />
    很多習慣跟著變,<br />
    我已經很久不買報了(我是說回台灣的時候)<br />
    更別說剪報...<br />
    <br />
    小時候剪報是因為老師規定才做的,<br />
    總是隨便交差了事...小時沒有養成看報的習慣<br />
    作文寫毛筆也一直是心裡的痛,<br />
    從小寫毛筆就是鬼畫符, 歪歪扭扭像蚯蚓爬<br />
    姨今天提到這兩件事, <br />
    仔細回想起來還真讓我有點後悔小時候的不認真(羞...)<br />
    <br />
    我對部落格的裝潢並沒有太認真,<br />
    不過說真的我還蠻感謝這東西的蓬勃發展,<br />
    讓我有點動力動手寫寫不一樣的東西,<br />
    不然翻譯文爬多了...寫作還是會退步<br />
    我住在國外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掉中文<br />
    <br />
  • 小草
  • 丫!<br />
    移加之後,我和老爸也做了好幾本,到現在還在,挺懷念。<br />
    現在是看到網路上有好文章,有時列印出來,有時直接save在電腦裡。<br />
    現在也有厚厚的夾子兩、三本吧。(這些收集是老爸的私房錢)
  • darkgreenn
  • Thelma <br />
    有耶,我有發現。隨著網路資訊越來越發達,剪貼報紙的習慣起碼跟著變了。<br />
    我在台灣也幾乎不買報紙看了。<br />
    跟換編輯後的讀者文摘般,報紙的文章過於短小,看完無法拍案叫絕,也就更沒有<br />
    了剪貼的衝動。而且許多文章還沒網友寫得好呢。<br />
    倒是練書法,我一直想重拾這興趣,奈何手握筆就抖。現在服藥中,如果可以握毛<br />
    筆,我會再問始練書法。^^<br />
    堅持寫文是好事,千萬別中止喔。<br />
    <br />
    小草<br />
    妳所謂的老爸是指妳老公還是父親呢?<br />
    看妳網誌我常如墜五里霧中,弄不清妳以第一人稱寫的東西是故事還是真實。<br />
    以我的背包來說,小說和生活雜記區隔很清楚,寫「我」的雙親之類就是事實。可<br />
    妳的虛虛實實讓看的人很難回應感觸耶。<br />
    我save到電腦中的佳文反而很少或沒再回頭看了^^
  • 多娜
  • 我以前也剪貼好多文章耶!<br />
    從喜愛的明星照到感人的文章及可愛小圖片都有^Q^<br />
    可是自從有電腦之後,再加上有網路<br />
    剪貼簿幾乎就沒有再增加新東西了@@<br />
    有時整理房間看到餅乾盒內剪下待貼的文章<br />
    真是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乾脆又放回原位<br />
    會再去看那些剪報嗎?也許機會很小吧!<br />
    只是念舊的我,總狠不下心丟棄曾用過心剪下的文章<br />
    丟不下的東西太多,最後成了包袱=.=<br />
    有形的如此,無形的亦如是@@
  • 小草
  • 真實是故事的調味料。<br />
    故事是真實的延長與擴大,是真實以外另一世界。<br />
    有些是貨真價實,有些是50-50,剩下的就不知道了。<br />
    <br />
    有時老爸就是老爸。<br />
    有時老爸就是老公。<br />
    有時老媽就是小草。<br />
    有時是小草看兩老。<br />
    <br />
    歡迎給予感想回應,謝謝。<br />
    <br />
    在這裡老爸就是老公,呵呵。
  • darkgreenn
  • 多娜<br />
    這真的挺傷感情的<br />
    我也跟妳一樣<br />
    打開餅乾盒看見一堆待貼剪報<br />
    停了停<br />
    又放回去了<br />
    不過我會回頭看自己的剪貼簿<br />
    那是文章的精華<br />
    我個人的讀者文摘^^<br />
    <br />
    <br />
    小草<br />
    <br />
    我不是專業寫手。在我的認知中——「真實」是事件,是由骨、血、淚組成,不可<br />
    任意加油添醋。而「故事」是無中生有,可天馬行空,什麼作料都可以加。<br />
    二者截然不同。<br />
    <br />
    像「我父我夫我子」或「三隻金戒指」百分百是事實,看的人才容易產生「感<br />
    覺」。如果我說這些文章的內容是一半事實一半虛構,讀友在情感認同上會困擾<br />
    吧?思維中是把它歸為「故事」還是「自傳」呢?本來就不喜歡回應的潛水客就更<br />
    加不想回應了吧?<br />
    <br />
    講到回應,妳可看看右邊由上到下(巴斯、火星爺爺、草莓圖騰、月亮、vickie、<br />
    oldpal、cd)等寫手的文章,他(她)們回應最多的全是「現實生活」的點滴,<br />
    只是他們不止文筆好,也具話題性,才一直有回應。<br />
    <br />
    寫故事有大量回應的除了火星爺爺,我不清楚還有誰。至少我的小說除了susan有<br />
    興緻回,都是潛到深海的潛水客。^^<br />
    <br />
    在寫作中是否有虛虛實實的寫法,我想有機會我得請教專業。^^
  • yinyin
  • 姨<br />
    我也有那種中央日報剪貼簿耶<br />
    可是,是我爸拿給我的,我不知道原來要訂購啊<br />
    我以前也喜歡剪貼<br />
    中副喜歡的文章,連載小說,國語日報上的連載故事<br />
    前年搬家時還翻出來過<br />
    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尤其連載小說,雖然剪貼完不算厚的一本,但連載時間可長達一<br />
    年耶<br />
    我竟然有耐心地剪了一年多<br />
    現在完完全全沒有這種耐心<br />
    那些剪報不知道還找不找得到?<br />
    好像搬家時,實在覺得東西又多又煩,丟掉了<br />
    現在被姨牽引起記憶<br />
    又覺得好可惜<br />
    至於現在,偶而也有剪貼,但那是偶一為之的興之所至,沒有主題,也不持續<br />
    跟小學時比起來差太多囉
  • susanwu
  • 咦~ 我突然想到我以前也有一本剪貼簿耶!<br />
    那時候是住在阿姨家,<br />
    媽媽從台灣訂購那種國際報紙給我們看,<br />
    大家看完後, 我就會把喜歡的文章剪下來~<br />
    (只要是喜歡的, 通通剪, 沒有特意固定什麼類別)!<br />
    因為紙張類似聖經的紙, 所以都很皺~<br />
    不過我都會努力鋪平它, 再把它貼到簿子上面去,<br />
    那簿子還是哥哥不要的簿子呢... 廢物利用! 嘿嘿~<br />
    那些文章大多都是國外華人的文章,<br />
    很有意思喔! :D<br />
    但是後來媽媽沒有定了, 我也就不再收集了...
  • 小草
  • 謝謝妳,說的也是。哈哈!
  • darkgreenn
  • yinyin<br />
    哇,妳爹也是有心人耶,那種剪貼簿中央日報社後來沒再出售了呢。<br />
    妳小學就有剪貼習慣?我拚命誘導兩個兒子,可惜他們都不感興趣。這還真勉強不<br />
    來呢。<br />
    <br />
    susan<br />
    我知道妳說的海外版中央日報,家中有在學的還免費贈送,我看過一些,有的文章<br />
    寫得真好。我有一朋友專剪貼食譜。^^<br />
    <br />
    小草<br />
    說過我不是專業的,妳謝我我就得去撞牆了。<br />
    我一直在思索有誰是像妳這樣寫的?是我接觸的書不夠多嗎?或許妳那種寫法是可<br />
    行的文類?畢竟,是誰規定一定要如何寫呢?<br />
    寫網文,先取悅自己再來取悅別人啦^^
  • iltwin
  • 原來現在剪報真的不流行了, 連看報也是, 我還保存了自己高中好幾本剪貼本, 跟<br />
    墨綠姐的看起來幾乎一樣, 我媽當年在銀行上班,還將用過的信封拆開回收訂成一<br />
    本當剪貼本給我. 我很喜歡回收做成的東西.<br />
    <br />
    開始我是剪中時跟聯合的副刊, 那時文章好多. 後來我多剪些食譜, 養生方法,旅<br />
    遊類. 最近我只有在週末買報, 因為中時有新書介紹, 我會看看. 報紙如果有好<br />
    看的插圖, 我也會剪下來. 所以我現在還是有剪, 但量少很多.<br />
    <br />
    偶而想到, 翻翻剪貼簿也是挺有趣的事.
  • darkgreenn
  • iltwin <br />
    <br />
    我也喜歡在週末買報,聯合報有「讀書人」,我會看看出版簡介。<br />
    好玩耶,妳喜歡回收做成的東西,這可得有巧手巧思呢。
  • 小草
  • 哈哈!老爸總是喜歡說:「等你懂了,你的頭就要去撞牆囉。」<br />
    <br />
    我也不是專業,書也還沒看夠,「少年不識愁滋味,借賦新詞強說愁。」 <br />
    我想這是半調子的生手最好的引用了。呵呵。<br />
    <br />
    好玩嘛!
  • 多娜
  • 墨綠...<br />
    妳忘了還有我會回應妳的小說(噘嘴,眼眶含著淚Q_Q)<br />
    雖然我不是每篇都看@@<br />
    有時看小說的內容,總會把自己融入劇情中<br />
    有時覺得委屈,有時覺得豪情,有時憤憤不平...<br />
    想說出來,卻不見得每位作者都想知道讀者的感覺<br />
    <br />
    當然我也不會只是說好好看,或拍手叫好而已<br />
    不過我覺得作者願意寫出來與大家分享,那就是件美好的事<br />
    畢竟很多事自己沒經歷過,很多想法和故事不是自己腦袋能想出來的^Q^<br />
    <br />
    我不是來找妳抱抱的啦*^_^*(羞~)<br />
    只要摸摸我的頭就行了^0^(我還是小孩子咩~就心態上來講啦!)<br />
    摸頭是一種親暱和鼓勵,我覺得這感覺就很好^+++^
  • darkgreenn
  • 多娜<br />
    <br />
    「不見得每位作者都想知道讀者的感覺」<br />
    妳有遇過這樣的寫手嗎?我不會。我臨老才起步寫文,就是想進步,討厭自已寫<br />
    錯。有人指出來時我可真是感激涕零呢<br />
    有話要說出來喔。摸摸妳頭^^<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