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 星期一

上午11點左右由我按摩她肚子,沒太費力自動完成『大』工程,但今天的好時光也僅到此為止──一直浮躁不安,有些易怒。

中午開始重複26日那天的惡夢──先是一直說『要便便』,來來回回跑廁所用力『嗯嗯』──又陸續完成了一次『大』事和三次不乾不脆的『大』(三次都有一些給她用力“擠”了出來。)隨著時間過去,可能『大』的感覺淡了,開始擔心尿濕褲子和床單。恐懼愈來愈深,變得不肯坐不肯躺下,一直念著『彆住了,不能坐下』『我要去尿尿』『我就要死了』。

只這樣不算,小J是『混蛋』;父親是『壞人』;老公是『男人』;而我是她『好朋友』!於是就由我不停的牽著她來來回回和罰站,間或『男生們』強硬接手讓我休息。到了晚餐後她仍無休兵跡象,父親和老公開始做惡人,不理她頑強的掙扎和吼叫,強迫累得哆嗦的母親坐在床沿休息,兩人輪流跟她『較勁』,我則癱在另一間房“休養生息”。直到父親覺得她『鬧』夠了,喚我接手。『好人』一到──『妳快救救我』她向我伸出雙手。

如此這般沒吃晚餐,但成功讓她吃下非吃不可的藥。接下來和父親為她洗頭洗澡。當我為她吹乾頭髮後,想扶她起來上床睡覺。才抱起她,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一剎她身子一滑──她睡著了──累過頭一舒服~她睡著了!!!直到我嚷嚷,老公衝進來助我『抬』她上床躺好,她始終沒醒。誇張!

最近她常唱一首據她說是家鄉流傳的歌謠~【叫花子乞討歌】。每次聽她唱,不是版本有異就是口齒不清,今天趁她陸續清醒空檔問了清楚。特記。

叫花子乞討歌:

可憐我王阿大
從小死了爹和媽
窮苦日子過不下
流落做叫花
天氣冷肚子又餓
滿身病痛苦難過
先生呀太太呀
可憐可憐吧

【此歌她還有“感想”──『當叫花有什麼不好?有吃有喝的──我就沒那個福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