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2日 星期一

晚上休息夠了去看母親。進門她瞧見我,滿臉笑容:『啊~啊~妳可回來了!』拍拍旁邊要我坐下。不多會兒,她開始一下一下的握拳用『力』搥我大腿,氣哼哼的:『妳好壞!妳好壞!丟下我一人好幾天,妳到底去哪裡了嘛!……』還好~只是撒嬌,並未『排斥』我。──我們倆還是『一國』的。

Frank說母親『鬧』得凶。眼睛不舒服是原因,但愈來愈任性和行為失控使得她的『鬧』雖有別於之前的『走動』,卻更讓人心力交瘁。

【因視力不清和手術後的紗布眼罩,溝通變成惡夢。一再重複『我要死了』『我就快死了』。發作時,更多的撞牆動作。】

【行為非常幼稚。吵架吵不過時會做鬼臉、學嘴、甚至吐口水。記憶錯亂離譜。以前沒想到她會說的話,她現在經常說。今天她問父親:『你還愛不愛我?』。還說『我好可憐,從小就沒媽媽,你做我媽媽好不好?』『你可不能不愛我,你不愛我,我就太可憐了』】

【三餐正常。大便灌腸。小便~帶她去就會尿,偶自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