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 星期六

我如今把母親當三歲女兒看待~而且是耳聾的三歲女兒。這個老女兒比真正的女兒難纏多了。

除了不斷的想抓眼罩,使我們一再『舉牌』告之~『手術』『保護眼睛』~有點累外,一般說來,她今天的情況還不錯,『妙語如珠』差可形容。

更加退回幼兒期,並由前幾天的『我們女人』,現在變成『我們女孩子』。(註:我母女倆是也。)例:小J逗她玩,她會『激烈』而『正式』的跟他對罵,罵不過就劃著臉皺鼻子:『不要臉,羞羞臉~欺負女孩子!』

自己『製造、幻想』許多敵人、壞人。例﹕見『壞人』──老公離開去喝水,她立刻小聲對我說:『他又到後面去,不知道跟他(父親)要商量什麼?』反正大家都是要『欺侮她』的『壞人』!

抬眼見小J進門,立刻嗤之以鼻:『原來是壞蛋來了啊!』
父親、老公和小J一起談話,她告訴我:『他們又在說我壞話……』
眼睛看不清,以為眼前的人是兒子,『歡迎』的表情立展:『××!××!~~~啊~~我當是××呢~原來是大壞蛋啊!』態度前後判若兩人。

小J一腳踩在姥姥坐著的床沿邊,雙手環抱胸前,肩靠衣櫥,笑著跟姥姥吵鬧。姥姥大聲道:『好~你別走~你就掛在那~走開的是王八蛋!』小J故意走開。姥姥立刻大叫:『你走開了,你走開了,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吵架吵不過小J,打架又打不贏小J。她換個方式,用很虛偽的語氣道:『小J你要乖啊~要做個好孩子啊~不要惹你娘生氣喔!』

我陪母親在床上休息,小J故意躺在姥姥身邊,她氣壞了,用小女孩的語氣怒叱:『這是我們女孩子的床~你不能跟我們睡,走開,滾蛋……』。

【男女有分】~現在“男女有別”的意識特強。
【我要媽媽】~這是她目前自認委屈時的常用詞。
【我們是一國的】~不知她用的什麼標準,總之,“我們女孩子”一國了!

【今天有同學會,40年未見的老同學如此多,根本無法待在她身邊。明後天又將在台北~不敢想“拋棄”她的後果了……】

【21號日記因北上訪友無法紀錄,停止上傳。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