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 星期三

為了明天白內障開刀的大事,每一個人都卯足全力拚命“寫”給她看『要手術,手術後就會看清楚東西了……』。表面上,『溝通』管道還算通暢,她慢慢看完了總會乖乖地點點頭,不在乎似的微一聳肩:『好吧,既然如此就開刀吧……什麼時候手術?……』──但有時也會有以下莫名其妙的問答出現:

Frank和老公為了讓她了解雷射手術的重要和“嚴肅”,寫給她看『雷射手術……』──或許是她做護士那年代沒這個名詞吧,她把雷射大聲的念成『當射』。老公重新一筆一畫的寫大一些,她卻又把『雷』字給拆了念成『雨田射』。說實在的,我們幾乎對這個手術全樂觀不起來──你怎能讓一個耳聾的老人痴呆者去了解~白內障雷射手術對彼此有多重要?──成敗全看明天她的『認知』和『清醒』度了。老天保佑!

或許記憶深處的醫學知識未曾忘卻──除了不排斥吃藥,她也從不拒絕或害怕動手術~即使是現在已痴呆記憶也錯亂了,仍知道何謂『動手術』。但畢竟是失智狀況,內心深處她一定是害怕的,所以~晚餐吃藥洗澡後,不像以前般迷糊入睡,特別要老伴,動不動叫老伴陪她。

躺在她身邊安撫她入睡,她一直睜著眼。最後嘆口氣道:『說不在乎是假地……還是害怕啊……』是呀,我們正常人想到動手術也無法不動如山的鎮靜吧?可憐的母親!

【趣事:老公故意把手臂露出,用力鼓出一塊肌塊。母親如法泡製~緩緩拉起袖子,屈起手臂用力握拳,並學老公──得意地在她別說肌肉連肉都沒有的手臂上拍了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kgreen 的頭像
darkgreen

三年級的背包

dark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